千蕙

神奇的人。
慎点。...

【all叶】末日啦快跑啊(1)

千fo点文qvq

@半山雪乱

末日篇(虽说我没写过长篇可能坑)

文不对题系列

ooc预警哟




  钟塔指针一点一点移动,天色越来越深。夕阳被远处的群山蚕食着,一点一点湮灭在暗沉的黧色中。

指尖的烟即将燃尽,正在闪烁着点点红光。

  “文州,”叶修耳尖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来了啊”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走上前去,“前辈最近怎么样?”

  “挺好,既没没长高又没长胖的”

  明知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喻文州在心底无奈。面上倒是笑了笑,“那就好。”

    “进来坐坐?”叶修往一侧让了让,身后是家小酒馆破破烂烂的木门。

  “好”喻文州也不在意,跟着叶修径直往里入了酒吧。

  这里是安全区的边界,再往外就是丧尸区了,丧尸的侵扰是常事。因此,帝国派遣了部队驻扎在这里守卫人类最后的底线。

  喻文州要来的消息叶修也是今天早上刚刚从兴欣酒吧里的酒客那儿听说的。人一离开战场中心,没了军方那边儿的情报,这获得消息的速度倒是还不如一群酒客。叶修内心感慨。

  在闹哄哄的人群边缘寻了个位置,叶修便拉着喻文州在角落里的桌子旁坐下,一招手找老板娘要了两杯饮料,把泛着泡沫儿的那一杯推给了喻文州。

  “尝尝?”叶修朝喻文州眨了眨眼,“新口味”

  “没酒精,放心喝,出事儿哥担着”

  帝国的军队是不允许军人沾酒的,酒精会麻痹头脑,影响判断。尤其是像喻文州这样以大脑为武器的军人,一旦发现沾了酒精,其付出的代价更是难以想象。

  若是旁人,此时定当忖度几番,只是喻文州一向是个精明的好手儿,听番此言却也不再管话里的真实性,端起杯子,喉结一滚就是三分之一下肚。

  喻文州有把握,叶修不会害自己。

  更何况...现在的叶修有无害自己的能力还未可知。

  人一旦从高高在上的宝座上摔下来,在旁人眼中,就是连平民都不如的弱者。

  痛打落水狗...再看看其中有什么便宜可占。帝国存了这样的心思,连带着喻文州的心思也活络了几分。

  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杯子,里面蓝色半透明的奇异液体微微晃动,在灯光下显得分外美丽。

  喻文州低下头微微笑了。

  这位曾经的斗神身上....究竟有多少便宜可占呢?

  “前辈之后准备如何?”喻文州开口道。这是帝国派他来的真正任务,摸清叶修的动向。

  “还能怎么样?”叶修拿胳膊撑着脑袋,懒懒打了个哈欠,“跟着附近的小队杀杀怪呗”

喻文州了然。在这种边境处分散着许多小队,由民间自发组织,靠杀死丧尸来获得赏金以维持生活,只是小队到底弱小,没有帝国强大的军事武器,故死亡率一直都很高,说白了就是个送命的职业。

  当初为叶修量身定做的却邪被帝国收去,转给下一任斗神孙翔,说明叶修现在也是只能靠着民间武器与丧尸肉搏。

  只是...就算没有却邪,叶修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

  喻文州在心里笑笑,他原本是带了些武器来准备供叶修挑选好做个顺水人情的,只是...

  指节轻轻扣了扣桌子,喻文州望着叶修一笑。

  看起来斗神...倒是不需要他这个人情。

   又闲坐了片刻,说了几句话,喻文州便起身告辞。叶修还一脸可惜,开口挽留道:

  “今晚干脆住这里得了?酒馆空房多,价格又不高”

  作为在酒吧工作的一员,叶修理所应当为兴欣酒馆拉点儿生意。

  喻文州却怔了一瞬,随即将自己心里那点儿旖旎的小心思都打破,只留下极致的冷静残存在大脑里。

  如果真的要留下来...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对这位斗神做出点儿什么事。

  “不了”喻文州拾起挂在一旁的军帽,转身对叶修鞠了个躬,“前辈,我先走了。”

  叶修意犹未尽般舔了舔唇,觉得自己强留也不好。

  “走好啊”他朝着喻文州背影方向挥了挥手。

看到人走远,叶修松了口气儿,喻文州来得突然,以至于...

  叶修把一旁安置着的橱柜门一开,勾唇道:

  “没憋坏吧?”

  “靠靠靠队长怎么挑的这个时间点儿来吓死我了”

  黄少天伸出脚从柜子里跨出来,一边巴拉巴拉喷着垃圾话。

  “这柜子里真的是人住的吗啊呸这柜子本来就不是人住的老叶你真的是太狠心了居然把你亲爱的剑圣大大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柜子里自己去跟队长幽会!!!”

  他的气儿还没喘匀,狭小空间里氧气不足,猛地出来还没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儿,就又开始喷垃圾话。

  结果就是——黄少天又缺氧了。

  他呼哧呼哧靠在椅背上喘气儿,一手握着饮料——叶修刚刚喝剩的那一杯,猛的灌了一口。

  叶修给自己点了根儿烟,回头看见黄少天这副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少天你瞅瞅,我们这样像不像是在偷情的奸夫差点儿被抓包”

  黄少天一愣。

  “靠靠靠那叶不修你的意思就是队长才是原配而我堂堂剑圣只能是你的小奸夫???靠怎么可能明明我才应该是正大光明的那一个队长才是奸夫吧啊呸不对应该我才是你丈夫但是队长他也不是奸夫”

  黄少天把叶修的脸往两边一拽,凑近他脸颊一字一顿道:

  “我才是你丈夫”

  叶修被拽着脸嘶嘶地抽气儿,也没有心情管黄少天这一套丈夫不丈夫的,只是胡乱点头应了声是,黄少天才满意地放下双手。

  叶修翻了个白眼儿,他已经习惯于黄少天突如其来的抽风了。

  说着顺手拿起喻文州喝剩的饮料喝了一口。

  黄少天刚想开口,却猛然发现刚刚叶修的那一杯被自己抓在了手里,只好悻悻闭了嘴,半晌才对服务员憋出来几个字。

  “再拿一杯来”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