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蕙

神奇的人。
慎点。...

【喻叶】这个佛系父亲我不当了还不成了吗

  世邀赛结束了。

  叶父放下报纸,又瞟了一眼报纸上大大的标题“中国队力压敌手获得世邀赛冠军”,从鼻子里挤出来一声轻哼。

  “还算有点儿出息”

  叶母刚好从电视新闻里看到这个消息,掩饰不了脸上的喜色,急急走过来准备告诉自家丈夫,结果还没开口就听到了叶父的评价,她顿时不满起来,

  “什么叫有点儿出息!我们家修修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得了个世界冠军,你不高兴点儿也就算了,还板着个脸”

  叶父别过头,“我年轻的时候——”

  “你年轻的时候拿过世界冠军?”叶母像是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不满的神色愈加浓重。

  叶父哼了一声,不说话了,只是低头看着腿上摊开的报纸,新闻标题旁边的配图里:叶修穿着一身国家队服,捧着巨大的冠军奖杯,一旁的选手们嘻嘻哈哈地比了个耶,身后巨大的五星红旗飘扬。。

  叶父细细打量自家儿子。

  哎别说,叶修长大了之后长得有点像他老子了。

  比那什么劳什子叶秋帅多了。

  “总之明天修修回来你可别惹事儿,让我们好好给他庆祝一下,听到没?”叶母警告。

  末了,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了房间拿了本书出来丢给叶父。

  “这什么?”叶父低头打量书名。

  精美的封面上赫然是十个大字——

  《论佛系父亲的自我修养》

  “佛系?什么意思?”叶父纳闷儿。

  叶母没理他,她还在为叶父的态度感到生气,径直回了房间。

  留下叶父一个人暗自琢磨。

 
 

第二天——

 

  “爸,妈,我回来了”叶修推开门,在门口招呼了一声。

  “哎修修回来啦,快过来快过来,让妈看看,怎么又瘦了”

  叶修无奈,他在国家队好吃好喝,各个选手天天处心积虑地夹菜给他,别说瘦了,他都怀疑自己整个人胖了一圈儿。

  “妈,我都多大了,还叫我修修呢”

  说着他探了探头,“叶秋呢”

  “他出差去了”叶父接话。

  叶修诧异了一秒,以前叶父从来不会主动接他的话。

  可能是看到听到中国队得冠觉得为他争了脸面吧。叶修心里自动生成了理由。

  “哦,这样啊”叶修应道。

  随即是一片尴尬的沉默。

  叶母瞪了一眼叶父,随即对叶修笑道:

  “你们父子俩先聊着,我去把菜端出来。”

  “我去帮忙”叶修主动请缨,一方面是为了帮忙,另一方面也是觉得他跟自家父亲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

  “留下”叶父开口。

  “。。。哦”叶修立马怂了,乖乖站着,脊梁骨挺得笔直——小时候叶父训练过他的军姿,站的不直要挨板子,叶修还记得那酸爽的滋味,叫人蚀魂锁骨般,欲罢不能。

  叶父看着面前的儿子,一副拘谨的样子,整个脸仿佛都跟身体一样绷住了,好像他面前不是亲生父亲,而是个会吃人的怪兽似的。

  叶父刚想习惯性地训点儿什么,突然又想起了昨晚的那本书。

  他性格一向认真,虽说翻了几页就感觉到这玩意儿与自己严重地三观不合,却还是硬生生把书追完了。

  叶父对这什么佛系嗤之以鼻,但是现在看到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为国争光的大儿子这么战战兢兢像是面对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他就忍不住开始想书里的内容。

  他觉得自己做父亲可能有点儿失败。

  半晌,他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小修啊”

  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爸,您今个是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叶父拍拍他的肩,“快进来吧”

  叶修顿时有种被霸图粉喊兴欣必胜的错乱感,他受宠若惊地跟着他爸走到了客厅。

  叶父在沙发上坐下来,叶修挪了几步站在沙发前,软软的黑发耷拉在额头上,低着头一副准备受训的样子。

  叶父拍拍沙发,“坐”

  叶修诧异抬头,他只觉得自己家父亲今天抽了风。
 
叶修犹犹豫豫了半天不敢动作,看得叶父不耐烦了,“叫你坐你就坐!”
 
叶修放下心来,这才是他家父亲应有的态度嘛。

他乐呵呵坐下,一边问,“爸,我感觉您今天特别和蔼”

  叶父轻哼一声,“我看你是太久没见我皮痒了”

  “是是是”叶修应着。

. “咳咳”叶母端着菜出来,听到叶父这句话,狠狠清了清嗓子。

  叶父身体一僵,他发现自己再怎么想佛系事实上本性还是改不过来。

  他再次强制性挂上一个笑容,“领队当得不错”

  “那是”叶修条件反射接了话,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话的对象是自家父亲而不是那群二货,立马笑道:“过奖了过奖了”

  叶父“....”

  叶父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微微点了下头。

  这父子俩都一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叶母在那边抿嘴一笑,“吃饭了”

  “哎,来嘞”

  叶父觉得这顿饭吃到现在气氛都很和谐是个奇迹。

  他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是因为以前打仗时士兵之间最放松的时候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吹天侃地聊女人。

  平常叶秋在家里,几句话就把他训得没声儿了。而今天却有来有往地互动了这么久,他觉得真是个奇迹。

  “隔壁家小王那个小伙子,最近好像交了女朋友,”叶母眨眨眼睛,“修修你什么时候找一个啊”

   叶修神态自若,“我已经有对象了”

  ???!

  叶父只感觉到一阵眩晕,这自家的儿子,怎么才回来就要被人拐跑了?

  “真的?”叶母倒是眼睛一亮,“我还刚准备介绍介绍几个小姑娘给你认识呢,是哪家的姑娘?是不是那个叫苏沐橙的?我看她长得不错,性格也还好。。”

  “不是,沐橙是我妹妹”叶修无奈。

  “那。。是那个叫唐柔的?她也不错,就是性格要强了点儿。”

  “唐书森的女儿?”叶父耳朵一动,插了句话。

  “也不是她”叶修摸了摸鼻子

   “陈果?楚云秀?戴妍琦?柳非?”

  “别瞎猜了妈,都不是”

  “是喻文州”

 
  桌子上有一瞬间的寂静。

  “喻。。文州是哪家的姑娘呀,我怎么没。听说过”

  叶修:“妈,就是你想的那个”

  “。。。男的?”

  “嗯”

  场上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默。

  “我不——”同意

  叶母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叶父的嘴,一边道:“啊那个小伙子人还不错,我看了他的比赛视频,脑子好像挺好使的吧”

  “嗯,跟我一样,战术大师。”叶修平淡地答道。

  叶父瞪着儿子,他死都没有想到大儿子居然是个弯的,不知道那个叫喻什么文州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小妖精,能把叶修迷到这样的一个程度。

  他在脑中自动构成了一个妖艳的少年形象,整天缠着叶修说我要我要,还喜欢撒娇生气卖萌哭。

  叶父觉得自己要中风。

  他觉得自己佛系不下去了。

  叶母狠狠在他腰上拧了一圈,“那什么时候把他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明天吧,他正好有空”叶修轻描淡写。

  “我不见”叶父黑着一张脸道。

 

  第二天——

  “到小区门口了,我去接他”叶修挂了电话,转头对叶父说道。

  叶父黑着脸放下报纸,转身回了房间,砰地一声把门摔得震天响。

  叶修摸了摸鼻子,转身,开门。

  过了一会儿——

  门铃被按响,叶修在门外说了句:

  “妈,是我”

  叶母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跟叶修并肩而立的青年。喻文州颔首,“伯母好”

  “。。。嗯”叶母的心情其实也十分复杂。他看过喻文州比赛的录像带,虽说看不太懂,但是每次重要的指挥都是他做出来的 。

  叶母侧过身,“先进来再说吧”

  “谢谢伯母”

  “小伙子你几岁了?”

  “刚过二十五”

  叶母一愣,“那比我们修修没小几岁啊”

  在角落里偷听的叶父想象了一下,一个二十五岁还不务正业的男孩子跑来勾引他们家小修?听着声音倒是挺不错,但是估计人。。

  用这种声音勾引的我们小修吗?

  叶父想着,脸又黑了一层。

  喻文州和叶母还在继续聊,以叶修的家庭来说,根本不需要问什么车啊房啊的,更别提喻文州作为职业战队的队长,年薪几百万肯定是保底的。

  叶父听着听着,也觉得不对劲起来,先不说他想象中的妖艳少年根本没有二十五岁,只看看这个青年为人处世的方式,滴水不漏,他就觉得这个人没那么简单。

   他有点憋屈,难道我们家修修就看上他这点?现在这样的时代还有这样的年轻人的确很少见。。这种性格去他手下做事没准儿还会被重用。。

  但他现在就是看这什么喻文州不爽。

  眼看着那边三个人气氛越来越融洽,自己却蹲在角落一个人生闷气,叶父觉得憋屈极了。

  叶修这小子眼里还有没有他老子!

  他刚准备站起来走过去,却突然想起了那本“佛系”的书,以及昨晚的成功交谈。

  叶父深呼一口气,决定去看看这个年轻人的庐山真面目。

  “伯父好”喻文州站了起来,微微鞠躬。

  “。。。”叶父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不卑不亢,却懂礼数。

  当喻文州直起腰后,叶父发现他居然跟自家叶修一样高。

  这样的身高叶修压他的时候不会觉得膈应吗?而且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喜欢撒娇的角色。

  叶父之前想象的性感少年都是个梦。

  反观这两人站在一起,倒是自家儿子显得更。。

  受气一点。

  卧槽不会吧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里升起。

  喻文州依旧微笑,心里却是淡淡的。

  对他来说,叶修一旦决定跟他在一起,就无人再能破坏他的决定 。

  他只要做到最好。

  叶父沉默许久,

  “你们俩谁是上面的那个?”

  叶修“。。。”

  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大部分情况下是我,除了有时候。。”

  不用说什么了,是男人都懂了。

  叶父想摔桌。

  这佛系父亲的人设他是当不下去了!!!

评论(21)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