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蕙

神奇的人。
慎点。...

【all叶】我想和你结果子

这个点发文。。




  天很蓝,飘着白白的云絮,阳光很足,轻轻地从天上倾洒下来,便是一地温暖。


  名为“荣耀”的植物园里生机勃勃,植物们翠绿的叶子伸展着,尽显春天的气息。


  各色的花朵静静地伏在泥土上,就像一颗颗小小的沾上人间温度的星星,轻轻地颤抖,像是在呼吸般。


  荣耀植物园作为培养绿色环保新植物的研究所,远近闻名。然而,为了防止易养殖植物的基因被窃取,这里从不对外开放。


  以上是对外的说辞。


  事实上,当某一天某个神奇的工作人员培养出第一株神奇的,成了精的草的时候,这个神奇的荣耀植物园就初具规模了。


  顺带一提,这个神奇的工作人员,名叫冯宪君。


  这棵神奇的草,名叫叶修。


  再后来,当这片神奇的土地陆陆续续长出来各色神奇的花精草精的时候,冯宪君觉得,他这一生,再也不会碰到其它什么在能让他感到震惊的事物了。


  ——————-----————————----——————-----————-

  “都起来了啊起来了啊你们几个几点了啊还睡跟你们说再这样睡下去你们就会失去作为一棵植物的良好作息习惯成为像老叶那种昼夜时差颠倒生态功能紊乱的——”


  “哈——”睡在宝石花光滑的花瓣上的方锐打了个哈欠,“黄少天你一大早吵什么呢”


  “就是,”魏琛在叶子上打了个滚又闭上了眼睛,“就算你是喇叭花也要收敛点儿,噪音指数突破天际了啊”


  “...吵”周泽楷不满地从玫瑰花瓣上爬起来,整个头发都乱糟糟的,这儿翘起来一簇儿,那儿又耷拉了下去。


  “!”黄少天在喇叭花口蹦跶着,“哎我说你们几个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等到你们老了有你们好受的到时候你们哭着喊着去后悔没有听我这个英明神武的剑圣大大的话”


  “。。”叶修趴在含羞草上,用一种半挂不挂的姿势吊在上面,“行了行了,别吵吵了”


  牵牛花精,也是荣耀园里公认的“烦烦草”精一把从叶子上滑了下来,朝叶修挥挥手,眦起了小虎牙,“老叶你醒啦”


  “废话,”叶修白了他一眼,“能不醒嘛,咱荣耀园第一烦烦草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


  “嘿嘿嘿,”黄少天被叶修这一眼白的茎有点儿硬,当即掩饰般靠在自家牵牛花上企图掩饰自己那一点儿见不得人的小心思。


  喻文州一眼就看出了自家搭档兼助攻那一点小心思,面上微笑,心里冷漠。


  他从蓝色妖姬的花心里爬出来,温和地笑着,帮黄少天打圆场,道:


  “叶修,早上好”


  其实心里恨不得大喊一声:


  叶修,我要跟你杂交,还要跟你结果子!!!


  叶修当然不知道喻文州在心里肖想跟他结果子,只当这是个礼貌的后辈,从从容容地打了个招呼,“早啊文州”


  “早”王杰希在叶修那株含羞草边不动声色地观察到了现在,趁着喻文州打招呼的当口把叶修没睡醒的背影从白皙的后颈到赤裸的足尖儿都打量了个遍,才出声道早安。


  “大眼儿也早”叶修打了个哈欠,有点想念移进来的那棵烟草,虽然到今天都没有成精,可它的味道实在是太吸引人了,总让他忍不住想吸两口带味儿的空气。


  “老魏,”叶修招呼着挥手,“走”


  “好咧”魏琛从叶子上滑下来,站在泥土上示意叶修下来。叶修朝他点了点头,向周围示意,“不准碰哥这草啊,谁碰谁就会被毒死”


  说着跟魏琛勾肩搭背地往烟草那边走去。





  张佳乐酸酸地往叶修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道:“有什么好闻的,不就是棵草嘛,到今天都成不了精,小爷我还是芬芳的花呢,怎么不见叶修天天来我这里”


  “我看张佳乐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方锐嘲笑地掐了掐张佳乐的花瓣,“吃醋了吧哈哈哈”


  “有本事你跟着老叶去啊,那烟草味道够呛的,指不定会伤害我们稚嫩的小花儿,那以后怎么传宗接代啊”


  “就你,还稚嫩的小花儿,”方锐嗤之以鼻,“不过说到稚嫩的小花儿  ——”


  他神秘地招招手,示意他们都聚过来,“哎,我说你们,真的觉得叶修那花有毒?”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朝他看了一眼,“我看不像”


  “...我也这么觉得”孙翔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恶声恶气道,“就叶修那样子的小草精,怎么可能有毒??”


  “...要不咱组个团去试探试探?”


  “行,反正就算有毒老冯那边也会救我们的”


  “走走走”




————----——————————————-

  叶修的本体是一棵含羞草,碧绿碧绿的小叶子,整整齐齐地排成列,看起来精神抖擞,还有一丝可爱。


  “就这玩意?你跟我说有毒?”唐昊伸手就准备碰那片小叶子,“逗我的吧”


  张新杰一把抓住他的手,摇摇头,“草不可貌相”


  “可我们过来不就是为了试探它到底有没有毒的吗”


  “...”好像也有道理


  众人犹犹豫豫了一会,估摸着叶修快回来了,便道:


“黄少天你去,你不是最爱老叶了吗你上啊”


  “靠靠靠”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你们这群叛徒,平常不是一个个跟什么似的,这会子怂了???方锐有本事你来啊”


  “来就来,谁怕谁啊”方锐挺了挺胸膛,大步走到叶子前,伸手准备触碰,却忽的转过头朝后方笑了笑,“还是一起吧,团结力量大”


  张佳乐鄙视地望了他一眼,“一起就一起”


  “3”


  “2”


  “1”


  几只手同时触碰到了那片翠绿的小叶子,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那小叶子仿佛害羞了似的闭合起来,整个枝条微垂,搭在他们的手背上。


  好...好可爱!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毒??


  方锐捂住了鼻子,“这他妈真的有毒”、


  ——---------————-_--------_——————————



  远处的叶修忽然脸色一变,整个人受了强烈的刺激般瘫倒在魏琛怀里,白白的皮肤全都泛起了诱人的粉红,眼角也染上了生理性的泪水——


  “呜——都告诉那群混蛋有毒不要碰了——嗯~”


  魏琛目瞪口呆。


  魏琛缓过神来。

 

  魏琛开始为所欲为。


  叶修你他妈真的有毒!!






————----————-------————————


发个无脑小段子



  

评论(9)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