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蕙

神奇的人。
慎点。...

【生贺】网管是个装【哔----】之王

  地下室里没有灯光,蔓延在周围的只有一片令人恐惧的黑暗。

  我握紧了手里的枪,尽量让发颤的手指温顺些,却发现这么做毫无用处。

  这里是一个地下室,而我是个杀人犯。这样的认知让我感到了恐惧。

  一旁还有一个人质,是我从一个街边的网吧掳来的网管小哥。

  他很乖顺,不会吵闹,甚至没有发出除呼吸以外的任何一丝声音。

  可能是怕死吧。我在心里嗤笑一声。

  一切始于那一天--

  我的朋友邀我去喝酒,这本是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件了。

  直到他拿出了那把枪。

  我不大记得当时的感受了,可能是一瞬的惊惧后淹没整颗心的激动和欢喜。

  你从哪搞来的?我没有这么问。谁没有几分年少轻狂呢,年轻人对枪支感兴趣本来就不是什么错误,别人有渠道是别人有能力的体现,而我,却只是个只能旁观艳羡的看客罢了。

  万万没想到,他搞来枪的目的竟然是为了...

  “你抢不抢,”他不耐烦地看着我,嘴里咕哝着什么,“要不是那几个小兔崽子一个个胆子像给鸡啃了似的,我用得着找你这个窝囊废?一个字,去还是不去,说个准话吧”

  “唔...”

  “少在这里婆婆妈妈的,你妈不是生病了吗,正好,拿点钱回来给她看病,指不定你还能当个孝子,哎就算被抓到,新闻也只不过会写个“青年为重病母亲抢劫”之类的话题”他笑了几声,听起来有些刺耳。

  我低下头,心里明知他说得不错。可又止不住地有些慌乱。这可能是一场赌约,抛出让赌徒难以拒绝的巨大诱惑。酒精有些上头,我在心里想像着这巨大诱惑后的风险,最终却是抵不过那巨大浪潮的攻击。

  “去...”我咬着牙说道。

  我们的犯罪,(如果可以,我不想用这个词)就如意料之中的失败了。

  持枪抢劫,他被当场击毙。我却凭借着对这一块地区的熟门熟路,躲在一个暗处。

  警察仍然在巡逻,我知道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体力已经再难以坚持我去搜索一个据点了。

  于是我闯入了网吧,装作一副普通的网瘾者模样在前台桌上一拍,“给我台电脑!”

  我粗暴地吼着,尽量不让自己显示出一丝紧张或是什么其它神态。

  “好嘞,”那小哥应了一声,叼着根烟把座椅转过来,“身份证”

  我当然不会交出身份证,但在目的没达成前却只好继续扯话题,恰巧余光瞟到他的电脑屏幕,一个大大的荣耀占据了整个屏幕,我笑了笑,道:

  “兄弟荣耀打得不错啊”

  他也笑了笑,“那是当然”

  这种一点也不谦虚的话着实把我噎了一下,随即在心里恶意地YY他:指不定只是打败了个四五级的小菜鸟,就如此张狂,把自己当什么了?你以为你是叶秋大神啊!

  不过此时我当然不能显露出来,只好一边没话找话,一边偷偷从裤兜里摸那把手枪。

  “兄弟玩什么的啊?”

  ”“散人”他一手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那里已经积了满满的烟灰了。

  散人?我狐疑地在心里嚼了嚼这俩字,这种早就过气了的职业真的有人玩儿?

  我却不再追问了,好奇心杀死猫,更何况——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用那把枪顶着他的腰,冲他狞笑着做了个口型:

  跟我走。

  开头那一幕便是这么来的了。

  那小哥把我带到了一个类似地下停车场的地方,没人。连灯光都是彻头彻尾的黑暗。

  我额上滋生了汗水,握着枪的手指在不停颤抖。

  过于安静了。

  ——冲动过后,随之而来的不就是恐惧么?

  手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唯一的一颗被那个混蛋射入了一个男孩体内,血花四溅。

  但我唯一的,仅存的,也就是这虚无的枪罢了,正如那虚无的尊严。

  在这里度过几天吧,至少等警察的搜捕松些。

  

  叶修当然不是什么胆小鬼,他在见到这个陌生人的第一眼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尽管对方努力掩藏,但叶修仍然发现了:紧张,恐惧,仿佛什么东西正在追捕他似的。

荣耀之神的观察力从来都不可小觑。尽管对方努力想要掩饰什么,但他仍然注意到了那摸向裤袋的左手。

  联系下刚刚响彻夜空的警笛声,他迅速作出了判断。

至少先跟对方走,网吧此时还有不少人,如果发生大规模的事件..

  舍己为人,这也是网管的职责啊...他在心里感叹一番。

  不出所料,当黑洞洞的枪眼顶在腰侧时,叶修顺从地去了,扮演好了一个胆小鬼的角色。

不过演戏也结束了。

  “手这么抖,怎么打荣耀?”黑暗里的声音蓦然响起,打破了沉静到几乎凝固的空气。

  “闭嘴”我没想到他还有说话的胆子,强装镇定让他闭嘴。

  “欸?这么凶干什么嘛”他拍了拍我的肩,带着笑意的语气传入耳中。

  “你不想活了?别碰我!”

  “说说呗,你玩什么角色?枪炮师?弹药专家?”

  我明白他在试图拖延时间等待救援,可我在进来时就已经看过了,这里是地下,没有任何的电子信号,况且刚刚我也没有给他任何留下线索的时间...

  说起来我本来也就打算在这里待几天。

  我似笑非笑地说:“为什么非要跟枪有关?战法不行?”

  他停顿了几秒,好像是为了掩饰尴尬还是什么似的,轻咳了一声,“联盟里的战法几乎都是..”

  “没错,我是叶秋大神的粉!”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跟人质在地下室里聊游戏,可能是因为对方是网管?

  不过说起来,叶神的确曾是我的一个憧憬,看他挥舞却邪,驰骋沙场,一路挥洒热血,一步步带领嘉世拿到三连冠,我心中不可不谓震撼,仿佛全身热血都沸腾了般。

  “这样啊,这么巧,我告诉你我就是叶秋...”

  “大神的粉。”

  我收回抵在他腰间的枪,心里嗤笑,为了逃脱真的是什么理由都能编得出来。你要是叶秋,我还冯宪君呢!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他听见了脚步声,也跟着坐下。

  “你犯了什么罪?”

  “杀人”我接口道。

  “为什么要杀人?”

  “没钱啊,抢劫呗”

  “这社会,做点什么不好?穷的人多了是了,你看看我,连个稀有材料都舍不得买。”他语重心长道。

  我已经摸清楚他三句话不离荣耀的个性了,也就不再说话。我想起了母亲,尿毒症,每个月都要做透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黑暗里闪起了一点火光,他叼着烟,我看到了他被映亮的一小块脸颊和双眼,他似乎是在笑,或者是在惋惜什么。

  但最后他只是递了根烟过来,问道,“抽么?”

  我摇摇头,却突然想起黑暗里他看不见我的动作。

  于是我说,“不用了”

  可能我还应该说一句谢谢。

  至少现在的我很平静,跟白天的自己判若两人。

  我是自己,不是谁的小弟,谁的同伙,或是什么别的身份。

  我不必谄媚逢迎,不必胆小怯懦,不必疯狂...

  我是自己。

  这份认知,是在他给予我的宁静之后感受到的。

  我正欲开口,他却突然问了一句,“你的枪里,没有子弹吧”

  我的心开始怦怦乱跳,不明白他如何会知道这件事。

  “你要试试看么?”我故作凶恶地问。

  “还是算了吧。”叶修摇摇头表示惹不起。

  “...”我按捺住心中的好奇,时间在沉默里一分一秒过去。

  “你为什么会知道?”

  “你猜咯。”叶修耸了耸肩,无谓地说。

  “我问你,杀人之后,后悔吗?”

  后悔吗?我问自己。我可以把这一切归咎于酒精上脑,也可以推辞说是伙伴杀的人,自己罪不至死。

  可错了就是错了。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

  杀人吗?

  “我不知道”

  “你被抓起来的话,”叶修打开了打火机,可当再一次看见他的双眼,却发现其中蕴着的却不再是笑意。

  “会死吗?像你杀的那个无辜的人一样?”

  我愣住了。

  我想起了那个男孩应声倒地,血溅三尺。

  我想起了那个男孩死前绝望空洞的眼神。

  我想起了他的父母震惊又悲伤的眼神。

  地下室外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

  “你还要反抗吗?”他轻轻地问。

  我笑了笑,“反正也是逃不掉的,不是吗?”






  “叶修!!!”陈果眼睛通红地望着他,“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好命!!”

  “老板娘,”叶修拍拍她的肩,“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还说!一个人跟着杀人犯走了!要不是我瞟到电脑上打出来一个xx地下停车场110,你早就死了!”

  “哎,手速也就这种时候能爆一爆”

  “你还说!”



  几天后,警察局——

  “你...为什么来?”

  “我听说了,”叶修指了指报纸,上面的标题赫然是“青年为爱犯罪杀人抢劫”,他眯着眼笑了笑,“你母亲的医药费我帮忙垫了点,够一阵子了的。”

  “毕竟我这里还攒了点钱”

  我愣住了,以德报怨?这种套路?

  “谢谢”
 
  没有问为什么,为什么问多了只会显得自己更蠢。

  “你叫什么名字?”我忍不住问。

  “叶修”

  我呼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什么其它感情。

  却看见他勾起嘴角,

  “或许你更喜欢叫我”

  “叶秋”





——————————————————————

终于肝完的迟来的生贺。。

emm该打什么tag???

因为这一篇没写cp所以不好打all叶。。。

这样,我吃all叶所以打all叶可以不。。。

会被喷哭嘛???

我叶最帅!!!

评论(28)

热度(190)